突破之死,抑或時代之死

楊博士的文章引起不少評論,但有幾個問題,筆者認為少有觸及但又很重要的。

  1. 對於楊博士一口咬定是「突破之死」在於失諸於道;我反而認為是「失諸於巿」。時代改變,信息的方法不變。因為傳統壓力?
  2. 網上文化,教會所知太少;
  3. 大專文化的急變:挑戰權威,重感情,重自我/意見;大專中學化/經濟壓力大,中國人英國心的急變。
  4. 舊傳統的「失諸於巿」(布衣神僕之吹噓);現代工作神學之窮途末路。
  5. 所謂本色/處境神學的欠缺
  6. 舊世界/現代/後現代文化的急變.和www文化的急變(今天之霸,明天失敗; 百倍時速)。
  7. 基督文化的後現代挑戰; 生活的落實; 靈命的更新。楊牧當年所指舊系統的「超載」(overload), 在將來的幾十年更可怕。